最新消息 > 正文

中导条约若瓦解会有什么后果:美俄战略军控或失控

2018-11-13 09:23:29 来源: 澎湃新闻 作者: 谢瑞强 韦龙译 选稿: 魏政 

原标题:中导条约若瓦解会有什么后果:美俄战略军控或失控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个月关于退出《中导条约》的言论引发了俄美两国长时间的“口水仗”。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11月12日指出,《中导条约》接下来的前景尚不明朗,俄罗斯和欧洲都为此担忧。对于《中导条约》,美国方面最新的回应是尚未打算在欧洲部署中程导弹。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新闻处11月10日发布报告称,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在巴黎向媒体表示,美国尚未打算在欧洲部署《中导条约》禁止的导弹。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个月宣布,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理由是俄罗斯违反了该条约以及亚洲大国战区打击能力的威胁。 但迄今为止,美国尚未发出撤回的正式通知。1987年签署的《中导条约》禁止美国和苏联(后来的俄罗斯)开发部署射程为500至5500公里的陆基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

  美国军方认为,俄罗斯已经开发并于2017年开始部署地面发射的巡航导弹(GLCM),即SSC-8,其范围违反了《中导条约》。 此外,俄罗斯还拥有一些表面上符合《中导条约》导弹系统,但如果取消条约限制,立刻能变身为中程导弹的武器系统。 作为陆军远程精确射击工作的一部分,美国已开始研究陆基远程精确弹道导弹;随着对陆基巡航导弹研究工作的推进,美国可能会2020之后部署此类系统。 美国也可能在欧洲和亚太地区部署增强型导弹防御能力,以对抗俄罗斯和亚洲地区大国的导弹“威胁”。

  发射中的“伊斯坎德尔”-M导弹。

    俄罗斯导弹与《中导条约》

  作为其发展远程打击能力努力的一部分,俄罗斯已经开发了多种可能违反条约的陆基中程导弹系统。 俄罗斯目前装备的陆军远程打击武器是“伊斯坎德尔”战区战术导弹系统,包括“伊斯坎德尔”-M精确制导短程弹道导弹和“伊斯坎德尔”-K巡航导弹,“伊斯坎德尔”-M弹道导弹可使用核弹头或常规弹头。为了遵守《中导条约》,“伊斯坎德尔”-M的官方射程不超过500公里,但美国情报部门认为其可能接近700公里,并且有增程到 1000公里的技术潜力。该导弹最近还衍生发展出了空射反舰弹道导弹——Kh-47M2(Kinzhal)。“伊斯坎德尔”-K巡航导弹被认为是“口径”-HK海基巡航导弹陆基发射版本,其射程可达2500公里。 然而,“口径”-HK海基巡航导弹陆基发射版本可能有两种——9M728和9M729 , 9M728也就是“伊斯坎德尔”-K(也称为R-500),前者符合条约标准,射程不超过500公里,后者则是配备SSC-8的导弹,射程违反条约标准。据悉,目前,俄罗斯已经研制了Kh-101空射巡航导弹,其射程超过4500公里,导弹最大特点是采用了隐身设计,突防能力大幅增强,该导弹未来可能部署该导弹陆基发射版本。

  俄罗斯部署的“堡垒”-P超声速岸基反舰导弹系统也是值得关注的武器。 虽然该武器的主要任务是反舰,但“堡垒”-P在2015年11月被用于叙利亚的陆地攻击。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表示,“堡垒”-P的陆地攻击范围为450公里,但据报道导弹射程实际上可能超过500公里。目前,俄在东部军区部署了四个配备“伊斯坎德尔”的导弹旅,同时部署了四个“堡垒”-P导弹营。 俄罗斯还在开发一种高超音速巡航导弹,即3K-22“锆石”,其包括空中,地面,潜艇和舰载发射版本,射程为500-1000公里。据报道,该导弹于2015年开始进行飞行试验,飞行速度4.5马赫至6马赫,有未经证实的报告称,该导弹在测试期间达到了8马赫的速度。与“堡垒”-P导弹一样,除了反舰作用之外,“锆石”导弹也具备陆地攻击的潜力。

  除了上述几种战术导弹,俄罗斯正在研制的战略导弹也可能存在违反条约的可能。这种导弹被称为RS-26“边界”,是三级洲际导弹RS-24“亚尔斯”的两级衍生品。“边界”已经进行了单弹头测试,情报部门监测显示测试射程为5800公里,超过《中导条约》5500公里的上限限制。但如果导弹装备多个弹头,导弹的有效射程却可能不违反条约,因为多弹头会降低导弹的射程。20世纪80年代,苏联部署中程弹道导弹SS-20同样是三级洲际导弹SS-16两级衍生品。值得一提的是,SS-20 Mod3在单弹头配置中的射程为7500公里。俄罗斯可以选择部署使用常规弹头的“边界”导弹,配备导弹机动再入飞行器,用于对陆地和海上目标进行精确打击,类似于中国DF-21和DF-26中程弹道导弹。“边界”导弹是否部署还存在不确定性,该导弹原计划在2015年部署,但推迟了两次,据称该项目在2018年被取消。有学者分析认为,如果美国退出《中导条约》,“边界”导弹可能会重新出现。

  《中导条约》若失效,俄罗斯将拥有更强的陆基远程打击能力,补充其对空中和海上发射系统的不足。目前,俄罗斯在日本和韩国瞄准美军的能力主要是通过海上和空中发射的巡航导弹。条约失效后,俄罗斯可部署1000公里射程的“伊斯坎德尔”弹道导弹和SSC-8陆基巡航导弹,将大大提高俄罗斯打击驻扎日本和韩国地区美国军队的能力。如果部署在楚科奇地区,SSC-8巡航导弹可以到达阿拉斯加的目标,包括埃尔门多夫空军基地、安克雷奇和格里利堡的导弹防御基地。

  对于美国军方的指责,俄罗斯政府向外界表示,包括“伊斯坎德尔”-K巡航导弹在内的陆基导弹射程符合《中导条约》要求,没有违反条约,并认为美国在东欧部署的的“陆基宙斯盾”系统、中程靶弹等武器违反了《中导条约》。

  “伊斯坎德尔”-K巡航导弹,美国认为其违反了《中导条约》,但俄罗斯称其射程在500公里之内,没有违反条约。

  美国随时可以部署陆基中程导弹

  美国拥有广泛而高效的远程精确打击能力,这些远程打击武器部署在美国海军的舰艇和潜艇以及美国空军的飞机上,主要包括射程1600公里的“战斧”巡航导弹和AGM-158空射巡航导弹。“战斧”导弹装备于美国海军驱逐舰,巡洋舰和潜艇,AGM-158空射巡航导弹配备于B-52H,B-1B,B-2A,F-15E和F-16 。射程更远的AGM-158B空射巡航导弹已经装备部队,1000公里的射程进一步提升空军的远程打击能力。此外,在该导弹基础上研制的AGM-158C远程反舰导弹也即将装备部队,它将为美国空军和海军提供空中和地面发射的远程反舰能力。美国陆军装备的“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是一种300公里射程的战术弹道导弹。ATACMS已经接近退役的年限,用于替换ATACMS的LRPF导弹正处于研制之中, LRPF导弹具备射程增加至500公里以上的技术潜力。

  与俄罗斯“实际部署”不同,美国只是拥有部署陆基中近程导弹的技术储备。尽管美国可以在关岛和阿拉斯加部署有中近程导弹(例如关岛距离海南、三亚大约3800公里,距离符拉迪沃斯托克3500公里),但是从日本北部的三泽空军基地到堪察加半岛雷巴奇的俄罗斯太平洋舰队弹道导弹潜艇基地大约有1900公里;同样地,从三泽到北京距离约2100公里,更适合部署中程导弹,因此,日本和澳大利亚可能成为美国部署常规性远程打击系统的基地。 韩国也可能会被部署,但这可能会引发与朝韩之间的紧张局势。至于在澳大利亚建立基地,如果从澳大利亚北部的皇家空军廷德尔基地发射,则系统需要4500-5000公里的射程才能将亚洲大国南部的目标置于威胁范围之内。

  菲律宾等其他地区的国家,可能会接纳美国部署常规性中近程导弹,但可能会再次受到菲律宾国内的反对。同样的,在日本和澳大利亚等美国亲密盟友的部署核武器系统,也可能面临强烈的反对。部署常规或核武器打击系统将加剧东道国与俄罗斯及中国之间的外交关系紧张程度。2017年,中国对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的强烈反应就说明了这一点。此外,美国明确表示退出《中导条约》是因为美国需要对亚洲大国威胁作出反击。这表明美国只在危机期间部署中近程打击武器的做法也是有问题的,尤其是这种行动可能会被视为区域局势升级的标志。

  在后《中导条约》时代,美国有很多种可选择发展的打击能力,包括陆基巡航导弹,弹道导弹,高超音速武器,或新的远程大炮。陆基巡航导弹可能是提供后《中导条约》时代部署打击能力的最快途径,这种武器可能是“战斧”、AGM-158或远程反舰导弹(LRASM)的改进版。还可能开发一种地面发射的LRASM,以增强美国军方的反舰能力。就弹道导弹而言,一枚射程在3000至5500公里的导弹可以在关岛或澳大利亚北部部署,而一枚射程在1000至3000公里的导弹则需要在日本部署。美国以前曾经装备过达到1700公里射程的“潘兴II”中程弹道导弹,但是已经根据《中导条约》销毁了所有导弹。2000年,作为潜射远程弹道导弹(IRBM)计划的一部分,美国则对常规中近程弹道导弹相关的技术进行了测试。

  美国陆军正在实施精确打击导弹计划,并且计划在本世纪20年代初取代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精确打击导弹射程目前被限制在499公里内,以遵守《中导条约》。美国陆军还在研发高超声速导弹和战略远程火炮,前者是在1600公里以外提供打击能力,后者则是依靠发射火箭增程弹,以达到所需的射程。在高超声速武器方面,这种系统可以从先进的高超声速武器,比如通过一种弹道导弹助推以滑翔式发射。美国还可以采用陆基“宙斯盾”系统中使用的陆基MK-41垂直发射系统,并单独配置在防御导弹上(尤其是“标准3”反导导弹),以发射高超声速武器。

  美国ATACMS导弹,该导弹将被射程更远的LRPF导弹取代。

  战略军备控制走向值得关注

  《中导条约》若瓦解,将对战略稳定、区域和国际安全产生负面的影响。俄罗斯在亚太地区部署中近程导弹,一方面将提高俄罗斯针对该地区美军和其盟友的打击能力,另一方面,美国也将提高对俄罗斯威胁反击的能力。为了对抗俄罗斯的导弹部队(部分可能是为了让不情愿的东道国放心),美国也可能在后《中导条约》时代提高部署增强型导弹防御能力,并通过防御系统和进攻性系统的组合,实现一种更广泛的威慑方式。美国也可能选择部署陆基海上打击系统,包括装备改进版远程反舰导弹,弹道导弹,反舰导弹,以提供多领域远程精确打击能力。

  此外,特朗普曾表示,美国将在其他国家(即俄罗斯等竞争对手)“清醒过来”之前,增加自己的核力量。美俄战略军备控制走向崩溃还是维持现状也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