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 正文

美国和阿富汗极力推动重启与塔利班和谈

2019-11-6 09:15:28 来源: 中国国防报 作者: 傅 波 选稿: 夏阳 

原标题: 重启与塔利班和谈,道阻且长

阿富汗炸弹袭击事件频发

  近期,美国和阿富汗政府多措并举,极力推动重启与塔利班和谈,国际社会也呼吁实现阿富汗内部和谈。受多重因素掣肘,未来阿富汗和谈前景并不明朗,安全形势依旧不容乐观。

  美阿力促重启谈判

  今年9月7日,在与塔利班“原则上”就和平协议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塔利班袭击杀害美军士兵为由,叫停与塔利班的谈判,取消与塔利班代表和阿富汗总统的秘密会晤,阿富汗和谈自此陷入“停摆”状态。近期,美国和阿富汗政府通过软硬多种手段,力图将塔利班重新拉回谈判桌前。

  美国通过军事行动逼迫塔利班屈服。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近日表示,自9月与塔利班谈判破裂以来,美国加强了对塔利班的攻击。根据美军中央司令部提供的数据,美军战机今年9月在阿富汗投弹948枚,是自2010年10月以来单月投弹最高纪录。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近日发布报告称,今年第三季度,武装冲突共造成4313名阿富汗平民伤亡,其中1174人死亡、3139人受伤,比2018年同期增加了42%。

  美国高层密集出访推动和谈。自10月下旬以来,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和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先后访问阿富汗,为“阿富汗和平寻找政治解决办法”。埃斯珀表示,“如果形势需要”,在不影响美军反恐行动的情况下,驻阿美军规模可以从当前的1.4万人削减至8600人。10月27日,美国总统阿富汗和谈特使哈利勒扎德访问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与阿政府高官阿卜杜拉就“持久和平、减少暴力以及为进行阿富汗内部对话而停火”等议题展开磋商。哈利勒扎德此访被外界解读为美国政府重启阿富汗和谈的强烈信号。

  阿富汗政府近期也为与塔利班的和谈设定条件。10月29日,阿富汗政府就阿富汗和平进程举行新闻发布会,阿富汗国家安全顾问穆希卜表示,阿富汗政府希望塔利班宣布停火1个月,作为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举行和谈的前提条件。阿富汗政府认为,塔利班不是具有统一指挥的组织,无法对作战行动进行有效控制,只有实现停火,塔利班才能证明其能够控制战场指挥官。穆希卜还透露,阿富汗政府已制订7项和平计划,其中包括与美国、北约、塔利班和巴基斯坦的会谈方案等。

  国际社会呼吁和谈

  面对当前的阿富汗局势,国际社会也在努力寻求解决之道。

  积极推动内部和谈。俄罗斯、巴基斯坦等国代表近期在莫斯科召开阿富汗问题专题会议,重申对阿富汗领土安全和国家主权独立的尊重,呼吁美国和塔利班尽早恢复谈判并达成协议,结束阿富汗持续18年的内战。与会各方提议,在阿富汗内部谈判期间,阿富汗各方势力停火,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释放各自抓获的大量囚犯。

  美国《外交事务》网站近日刊发评论称,美国和塔利班的协议不能决定阿富汗的未来,塔利班、阿富汗政府和阿富汗其他方面的会谈要比美国与塔利班的谈判重要得多,结束阿富汗战争需要各方艰难妥协。英国路透社刊文称,解决阿富汗问题需要国际社会的协调合作,以帮助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之间建立互信,进而推动双方展开直接对话。巴基斯坦政治观察家扎希德·侯赛因表示,当前迫切需要国际社会团结协作发挥作用,共同推动阿富汗和平进程。

  着力应对局势恶化。外界普遍认为,阿富汗局势的持续动荡“正在鼓励‘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在阿富汗土壤上建立据点,威胁中亚各国安全”。巴基斯坦《黎明报》刊文称,包括“伊斯兰国”阿富汗分支在内的极端组织正在阿富汗加大招募力度,阿富汗安全局势恶化,为武装分子重新组织及策划发动全球范围内的恐怖活动提供了更大空间。

  外界还认为,美国的撤军计划未来也将给地区局势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分析中心主任安德烈·卡赞采夫认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将影响包括俄罗斯和中亚国家在内的所有地区参与者的利益,“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毒品贩运和不受控制的移民等风险将有所增加”。

  为应对阿富汗日益严峻的反恐形势,俄罗斯近日宣布向塔吉克斯坦无偿援助一批价值3.2亿卢布(约合3500万元人民币)的武器装备。据悉,俄军提供的武器装备包括雷达站和装甲侦察车等。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的共同边界超过1300公里,是阻止阿富汗动乱向中亚蔓延和防止“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毒品走私者进入中亚的前沿阵地。

  和平前景不容乐观

  从2018年2月阿富汗总统加尼首次提出与塔利班进行“不设任何前提条件的和谈”,到美国和塔利班2018年以来9次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谈判并达成“原则性”撤军协议,阿富汗和平一度出现过“曙光”。然而,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9月突然宣布取消和谈,“让哈利勒扎德过去近一年的努力付诸东流”(美国《纽约时报》语)。目前,对于美国、阿富汗和国际社会为重启和平谈判所做的努力,塔利班反应相对冷淡。阿富汗和平前景不容乐观。

  一方面,和谈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由于特朗普本人在阿富汗和谈问题上的反复无常,塔利班认为“美国的可信度已严重受损”,未来即便回到谈判桌前,也很难在短期内与美国达成实质性协定。更为重要的是,外界普遍认为,阿富汗和平的关键不是美国与塔利班的谈判,而是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的接触。对于此前一直拒绝与阿富汗政府谈判的塔利班来说,阿富汗政府近期提出的谈判“前提条件”显然没有太多吸引力。阿富汗政府未来如想与塔利班实现接触并达成实质性协议,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另一方面,安全形势难以根本性扭转。迄今为止,美国已深陷阿富汗战争泥潭18年,2400余名官兵死亡、2万余名官兵受伤、花费超过8400亿美元,付出了沉重代价。即便如此,近年来,在塔利班武装持续袭扰、“伊斯兰国”等极端势力不断渗入、西方势力搅局生乱和阿富汗政府控局乏力的背景下,阿富汗国内冲突不断升级,安全形势每况愈下。未来,在驻阿美军去留存疑、联合反恐格局尚未形成的情况下,阿富汗战乱频繁、恐怖主义蔓延的局面或将继续维持,安全形势恐将进一步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