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 正文

双方言辞强硬 美伊距离开战还有多远

2019-5-22 14:05:06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陈小茹 选稿: 成昭远 

  原标题:双方言辞强硬美伊距离开战还有多远

  华盛顿同德黑兰之间持续升级的对立已令海湾局势空前紧张。5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两天内第二次对伊朗发出战争威胁,宣称如果伊朗企图做出任何违背美国在中东利益的事,将遭遇“强大的力量”,同时又称愿意在伊朗准备就绪时展开会谈。对此,伊朗总统鲁哈尼20日晚强硬回击称:“如今的形势不适合谈判,我们别无选择,只有抵抗。”

  有分析人士指出,从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到实施史上最严厉制裁,从陈兵海湾地区到发出战争威胁,美国特朗普政府层层加码的“极限施压”策略已空前加大了中东重燃大规模战火的风险。

  连续两天警告伊朗“别再威胁美国”

  “伊朗一直对美国有很大的敌意。”当地时间5月20日,在前往宾夕法尼亚州蒙特斯维尔市参加“让美国再次伟大”竞选集会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谈到对伊朗的战争选项。他对媒体表示:“我认为伊朗要是轻举妄动,将会铸成大错。如果他们有所动作,将会遭遇(美国的)强大武力,不过我们没有指他们会行动。”

  针对美伊谈判的可能性,特朗普宣称他愿意与伊朗展开会谈,但必须是“他们准备好的时候”,而眼下美伊并没有进行相关的谈判。

  5月19日,特朗普一改几天前的“缓和论调”,突然在“推特”发文,向伊朗发出前所未有的强硬警告称:“如果伊朗想打仗,那么伊朗将迎来正式的终结。永远不要再威胁美国。”

  就在5月16日,特朗普还曾对外表示美国不希望和伊朗发生战争。5月15日,美国《华盛顿邮报》也援引数位白宫官员的话报道称,特朗普对他的一些高级顾问感到“失望”和“愤怒”,认为这些顾问可能会将美国引入与伊朗的军事对抗之中,打破自己大选时作出的“不进行代价高昂的海外战争”的承诺。

  然而,仅4天时间,是什么令特朗普突然对伊朗“暴怒”?有美国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态度大转变很可能与5月19日发生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绿区”(“绿区”是指伊拉克政府机构、美国等外国驻伊拉克大使馆所在区域)的袭击密不可分。当天,一枚“卡秋莎”火箭落在重兵设防的巴格达“绿区”,落点距离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不到2公里,这是去年9月以来首次发生此类袭击。事发后,美国下令大使馆中非关键岗位的工作人员撤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称如果袭击是由伊朗的代理人武装组织发动,美国“会让伊朗负责”。

  在美伊对立持续升级的背景下,巴格达“绿区”突遭火箭弹袭击绝非偶然。军事专家杜文龙分析说,“绿区”遭遇火箭弹袭击无疑会对美国政府产生比较大的影响。虽然这类指向明确的游击性袭击杀伤力不大,但一旦由“点目标”发展为“面目标”,多点出击甚至在本地区内形成示范效应,那美国的防范将非常困难,在当地的行动力也将受到很大牵制,这将给美国施加较大的心理压力。

  对伊朗施压势头不会减

  自去年5月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以来,美国的“极限施压”策略就已笼罩在中东上空,且未来一段时间内对伊施压的势头也不会减弱,而这与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两大盟友密不可分。

  在过去一年间,除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外,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极限施压”已层层加码:去年11月,美国重启对伊朗的单方面制裁,包括禁止外界购买伊朗石油,扬言掐断伊朗油路;今年4月8日,美国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4月22日,美国停止8个伊朗原油进口方的制裁豁免,旨在在切断伊朗财政收入来源;5月3日,美国宣布不再续期针对伊朗核设施的部分制裁豁免,升级对伊制裁措施; 5月5日,宣布向海湾水域部署“亚伯拉罕·林肯”号航空母舰战斗群和B-52型轰炸机特遣队;5月10日,决定向中东地区部署一艘两栖攻击舰和一套“爱国者”防空导弹系统,以支援“亚伯拉罕·林肯”号航空母舰战斗群和B-52型轰炸机特遣队;5月17日至18日,“亚伯拉罕·林肯”号航空母舰和“基尔萨奇”号两栖攻击舰协同美国海军第22海军远征队、第6两栖中队在阿拉伯海进行军演,旨在“提升美军应对威胁的能力”;5月18日,美国驻科威特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外交官警告飞越波斯湾的美国航班有被“误认、误识别”的风险……

  除美国自身的“战争准备”之外,美国盟友近期的一系列动作也大大加剧了外界对于美伊爆发战争的担忧。

  5月14日,西班牙国防部长玛格丽塔·罗伯斯临时下令召回了本国的“门德斯·努涅斯”号护卫舰,当时该舰正与美军“亚伯拉罕·林肯”号航母战斗群随行前往霍尔木兹海峡。西班牙国防部称召回本国军舰是因为“西班牙不想被迫卷入和伊朗的冲突中”。

  有盟友退出美国的阵营,也有的正在加入。5月20日,英国《太阳报》报道称,英国已向中东派遣特种部队,执行监视伊朗海军炮艇基地格什姆岛周边军事活动的任务,以“挫败伊朗及其代理人力量可能对其他国家商船发动的袭击”。

  与此同时,海湾地区的阿拉伯国家也已开始在该地区“加强安全巡逻”。沙特外交国务大臣朱拜尔19日表示,沙特将尽最大努力避免中东地区发生战争,但若受到威胁,沙特随时准备作出回应。他指责伊朗“破坏地区稳定”,呼吁国际社会“制止和防止其在全世界制造破坏和混乱”。沙特国王萨勒曼也已邀请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及阿拉伯国家联盟成员国领导人于5月30日前往麦加参加特别峰会,重点讨论“伊朗对地区安全与稳定的危险影响”。

  更加令人担忧的是,伊朗的“宿敌”以色列5月18日已抢先动手,在18日至19日间,以色列导弹部队突然从戈兰高地向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市西南部郊区的5个伊朗军事设施发起导弹袭击,包括武器库在内的重要目标几乎全部遭到摧毁。与美国主攻伊朗经济不同,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目标一直是以色列的核心打击目标。去年5月8日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当天,以色列空袭摧毁了伊朗在叙利亚的20余个军事目标;今年1月21日,以色列国防军对大马士革实施3轮袭击,摧毁了大马士革国际机场附近的一座伊朗武器库……面对美国持续升高的对伊调门,内塔尼亚胡5月14日已公开表示:“以色列将与美国站在一起,团结一致来制止伊朗的侵略。”

  针对美国及其地区盟友近期的互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分析说,特朗普政府上台后调整中东政策将目标指向伊朗,与以色列政府的游说、沙特的推波助澜有密切关系。他认为,在打压伊朗、消弱其地区影响力与行动力方向上,美国、以色列与沙特的目标一致,但背后诉求却各有不同。阮宗泽认为,特朗普政府内部以博尔顿为代表的强硬派希望借“极限施压”来逼伊朗就范,促使伊朗改朝换代,产生亲美政府,进而扩大美国在中东的政治、军事影响力;以色列则想借美国之手消除伊朗的威胁,而以“逊尼派守护者”自居的沙特则将与“什叶派老大”伊朗争夺地区主导权。

  伊朗或已选定“以暴制暴”反制策略

  不论是应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战争威胁,还是以色列、沙特的施压,伊朗政府的反制策略很可能就是“以暴制暴”,且反制措施已在逐步升级。

  5月18日,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德黑兰表示,如果美国用武力施压,伊朗不会与美国进行谈判。5月19日,在特朗普发出战争威胁之前,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萨拉米就已强硬表示,伊朗及其领导下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并不希望发生战争,但也绝不惧怕战争。他称,德黑兰正处于与敌人全面对抗的边缘,如果美方对伊朗采取任何军事行动,伊朗将沉重打击美国。19日晚些时候,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回应特朗普“战争威胁”的推文时称:“永远别威胁伊朗人,试试尊重,这管用!”他称特朗普的“种族灭绝式嘲讽消灭不了伊朗……伊朗人屹立千年,而侵略者都已消失”。

  除强硬喊话外,伊朗本月以来已多次调整其核政策:5月8日,鲁哈尼宣布将中止履行伊朗核协议的部分条款,不再对外出售重水和浓缩铀;15日,伊朗正式停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20日,伊朗宣布已将丰度为3.67%的浓缩铀产量提升4倍。伊朗原子能组织发言人卡莫尔万迪20日称,伊朗此举仍属伊核协议框架内的举措,旨在敦促协议有关方尽快采取措施,否则伊朗将采取进一步举措。

  “极限施压”策略对伊朗难奏效

  对于美伊当前的对峙,国际危机研究组织伊朗项目主任阿里·瓦埃兹认为,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伊朗会屈服于美国的“极限施压”。他指出,伊朗早已习惯外部制裁压力,伊朗人认定必须向美国证明以“极限施压”迫使伊朗屈服的做法是行不通的。

  阮宗泽也认为,特朗普近日连发战争威胁证明了其对伊朗的“极限施压”策略未达到预期效果,因而,才对伊朗的生存直接发出威胁。他认为,伊朗在伊斯兰革命以来的数十年内一直生存在美欧的压力之下,早已形成了某种抗压型经济,不会轻易崩溃。与此同时,伊朗人认为在当前背景下,美国的外部威胁或许还有助于伊朗当局加强国内团结。

  针对伊朗未来将如何反击,军事专家杜文龙认为,伊朗正在吸取伊拉克战争的教训,不会像萨达姆当年那样一心在国内备战等美军上门。相反,伊朗很可能会尽一切可能主动出击,将战火引向国外,通过动员其在本地区扶持的民兵武装多点出击,牵制美国,将美军阻于伊朗之外,避免伊朗国内关键设施遭受战争重创。在杜文龙看来,就当前局势发展,美伊之间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并不高,相反,双方在本地区打“代理人战争”的可能性非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