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国粹、MBA--中国商业体育的新行情

导读:2000年美国体育娱乐产业的收入达到4000亿美元,占国民总消费的1/8;仲春4月,更多的体育人士在期待唐-金的到来,打听一下商业体育该怎么玩?

2000万美元的“大腕”

“8月5日上午9点,霍利菲尔德和鲁伊兹肯定会出现在北京首都体育馆的拳台上”,4月18日长城体育公司高级顾问李诚志向记者保证。最引人注目的是,这场拳赛的计划投入创下了中国商业比赛的一个天价——2000万美元,据猜测霍利菲尔德的出场费就高达500万美元。“按惯例,世界一流足球俱乐部的出场费是10万~15万美元”,中体广告公司总经理王奇介绍圈内行情,“1999年曼联队的出场费是60万美元,现在巴西国家队的报价是50万美元。”而4个月后,霍利菲尔德即使一分钟就倒在中国的拳台上,他也会拿走10倍于整个巴西足球队的报酬。

但就是这2000万,也是长城公司与唐-金分分合合谈了半年之久的结果。其间比赛时间一拖再拖,从3月到5月、6月,媒体曾一度认为,中方又让老奸巨滑的经纪人唐·金给涮了。转机出现在4月8日,长城公司董事长牛立新宣布,唐-金将于本月下旬来京考察,一起来的还有WBA(世界拳击协会)主席、电视制作人、商界代表以及比赛的主角霍利菲尔德和鲁伊兹。同时长城公司还透露了一些考察细节:毛泽东的崇拜者唐-金将坐公务机花3天时间赴韶山参观,同期唐-金还有意策划一个“拳击文化节”,霍利菲尔德与鲁伊兹被安排在城东和城西的两家饭店,一周内只见一次面以防发生冲突。令圈内人放心的原因只有一个——唐-金要来了,作为拳坛教父级人物——唐-金的彩排则意味着板上钉钉。从某种意义上说,2000万美元请来了3个“大腕”,最大的“腕”就是唐-金,“如果请唐-金去首都体育馆做报告,20元一张票,我保证爆棚。”组织者曾戏言,“大家都想看看,商业体育该怎么玩?”

粗放经营

“‘晕’大腕,在中国是最立竿见影的玩法。”经验丰富的王奇说,“利用大牌明星的市场号召力取得高额票房和广告利润。”他现在正在操作多特蒙德的来华比赛,选了两个中国最火爆的球市——西安和昆明,“在国内‘贩卖’一支超级球队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成功,1999年曼联来华,申花就赚了2000万。”

自1982年霍英东在中山投资建设高尔夫球会起,中国的商业体育开始蹒跚起步。“国家体委最初只是出让冠名权,拉赞助,1983、1985、1987的全运会都是这么做的。直到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开始,商业资本全面介入体育产业。”原当过北京体委副主任李诚志告诉记者。第一个买家是国际管理集团,他们用每年1000万人民币买断1994~1998足球联赛的经营权。“当时大家以为天上掉了馅饼,中国体育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的钱?”王奇说,“但实际上国际管理集团利润都在十倍以上;1999年重签合同时,足协的报价还是每年1000万,但换成了美元。”中国商业体育就像个气球,吹口气就能涨起来。

北京有国际马拉松赛、上海有喜力网球公开赛、珠海有F1赛车、新疆在组织沙漠穿越;巴乔、贝克汉姆、琼斯、阿加西及至霍利菲尔德都来淘金……“大腕”路线越走越远。而实际上,这种粗放经营模式已经快碰到天花板了。“职业体育还没有实现利润的良性运转,甲A俱乐部除上海申花外,每家每年亏损都会有1000万。”体育发展研究会秘书长栾开封说,“商业比赛也遇到了市场瓶颈,体育表演市场还不规范,巨额投入怎么消化?”

唐-金说:“我不是来中国要饭的。”他把霍利菲尔德带来的同时,更带来了巨大的经营压力。长城体育公司刚刚成立3年,全部启动资金还是由香港美力时集团垫付的。很多圈内人包括国际管理集团、中体集团都为这场比赛捏了把汗。“WBA是国际级的比赛,价格也是和国际接轨的。和唐·金谈了半年,只砍下了500万美元。”李诚志说,“我们手里最硬的一张牌,就是中国潜力无限的体育市场。”但今天这个有待开发的市场也要经受严峻的考验——2000万美元怎么赚回来?

按照长城公司预算,收入将主要来自四个方面:转播、广告、门票及特许经营。欧美的转播打包卖给了ShowTime电视台,“实际上对欧美应该报多少价,我们也不太清楚;另外拳击转播已经形成了几个电视公司的小圈子,外人也打不进去。”李诚志说,“亚洲区的转播权还在谈,我们想看看打包卖好还是分拆卖好,估计是在200万美元左右。”冠名权开价250~300万美元,国外广告180万美元、国内60万美元;特别赞助商100席,每席30万元人民币;门票总计11500张,其中有390个1000美元的VIP席,其余的500到40美元不等。据估计这场比赛的资金口子在500万美元左右,长城体育也是一副保平争胜的姿态。李诚志认为,“得失成败就看这一个月,如果门票卖出了80%基本能盈亏相抵。”其实这种票价已经降到了美国同规格的一半。

国粹的“新玩法”

当长城体育喊出“一个月决战”的时候,英国BGN公司开始了对中国体育市场的精耕细作——他们选择了一个冷门——中国象棋。4月18日,首届BGN中国象棋挑战赛在棋院开幕,冠亚军将获得总共14万美元的奖金。参赛选手来自去年全国锦标赛的前32名,蛇形对阵单轮淘汰,预赛4天,决赛将在6月举行,联众网对比赛进行了网上直播,象棋协会负责每天翻译两局棋,放到BGN网上(www.braingame.net)。英国BGN——智力运动网则拥有5年的市场经营权;去年11月,他们已经在网上运作了卡斯帕罗夫与卡拉姆尼克的国际象棋争霸赛。“所有的经费都来自于英国BGN公司,第一年就投入30万美元,”在棋院的对局室,象棋协会秘书长胡海波告诉记者,“而以往国内奖金最高的银荔杯,冠亚军也只有20万人民币的奖金。”

棋院是体委中公认的清水衙门,一座四层的盒子楼与气派的国际网球中心比邻,西面的一些房间租给了湘菜馆和恋歌房,“象棋部每年的经费只有100多万元,很多比赛都是棋手自备干粮,靠奖金过日子的职业棋手很少,大部分还要教棋为生。”胡海波为象棋鸣不平,“实际上全球中国象棋人口超过一亿,肯定比会下国际象棋的多。”胡海波喜欢将象棋与围棋相比,“象棋更具有群众基础,一个县城最容易搞的活动就是象棋赛;国粹如何商业化已经不是一个观念问题,而是一个如何实施的问题。”

而BGN给中国象棋带来了新玩法,第一年只是热身,通过网络向世界推广;第二年,要在网上进行全球预赛,选拔4名棋手,与中国的28名国手一同较量,最终冠军棋手将和电脑对弈,如同卡斯帕罗夫VS深蓝。“中国象棋的卖点有两个。”BGN的CEO戴维·梅塞说,“第一,神秘的东方文化,把中国的国粹卖到国外;第二,网络竞技,棋牌是网上最受欢迎的游戏。”他们的第二步是打入中国的围棋、跳棋、联珠比赛。

资本与人才的瓶颈

“第一缺钱,第二缺人”,栾开封这样评价萌芽期的中国商业体育。长城公司的律师费每小时就达340美元,比赛经费都要提前预付。“国内公司经常是‘空手道’,一只手贩卖球队,一只手拉广告。”王奇说,“很多公司还处于资本积累期,长期经营的压力太大,像ISL和国际管理集团那样的大手笔承受不起。”中体集团接下了北京申奥的订单,一方面它是国内体育产业惟一的上市公司,另一方面他们背后还有默多克的新闻集团。

“骗子满天飞,大骗子骗小骗子。”王奇对体育经营有最直接的感受,他反复提醒记者——“商业体育的水太深”。1993年中国星华实业集团在北京办的第一场国际商业拳击赛就被美方经纪人骗了,他们不得不花巨额诉讼费打官司。从1999年起,各地体委相继举办了体育经纪人的短期培训。今年3月19日北京举行了“世界体育产业现状与发展趋势研讨会”,卡尔.刘易斯讲了他和奥运的故事,VISA公司宣传他们为何赞助体育,奥申委副主席何慧娴则拿出了一个MBA项目——复旦大学的“复奥体育产业”——“体育运作要实现精英化”;今年专门规范体育产业经营的《体育经纪人法》也将出台。

更大的问题来自商业体育本身:商业利益与体育理想如何统一?唐·金与学院里的MBA谁是体育大亨?既然国际奥委会都被贿选,最具中国特色的权力寻租怎么遏制?假球、黑哨、兴奋剂是否会随着商业化的发展而泛滥?

摘自 三联周刊 选稿 萧萧